您的足迹:首页 > 星情感受 >It‘s a big problem about my life

It‘s a big problem about my life

蜡烛.jpg

       昨天下午看见堂姐在朋友圈说大姑姑去世,内心一震,我打电话跟爸爸确认了一下,才知道前天傍晚大姑父向往常一样喂饭的时候,大姑姑可能噎着了就走了……我很想去见大姑姑最后一眼,但是内心我很害怕参加不是基督教的葬礼,听爸爸说现在大姑姑的遗体送去殡仪馆暂存了,葬礼在下周三。在纠结中,我再三问爸爸,我可不可以请假回去参加葬礼,爸爸直接拒绝“你不用跑回来啦,又不是我跟你妈妈去世,再说你国庆不是也得回来嘛,还是别回来了”但是不去参与会不会对大姑父、哥哥姐姐们不太好,但是也很能理解爸爸心疼自己,就决定不回了。

       关于葬礼,我比一般小孩儿都幸运,自懂事记事起,家里就是基督徒,这让爸妈有了对一些风俗说不的勇气,听爸妈说爷爷是在我34岁的时候去世的,可能那场葬礼还是按照旧俗办的,但是我毫无印象也不曾想起,有时候会问有没有爷爷照片或者样子描述的时候,妈妈会说,你爸爸就是跟爷爷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所以唯一见过的尸体就是外公,那是在我还在上小学四年级的时候,那天外公出殡,我从学校赶去看外公最后一眼,很神奇,他没有面目狰狞,尽管是脑溢血摔跤之后没被照顾多久就安详的走了,我还记得上小学那会儿爸妈睡眠质量比较好,早上他们都赶不上我上学的早饭,外公就会来我家接我去吃外婆做的早饭,还经常给我买包子;印象里全是他的慈祥,每周天也盼着他进来聚会的时候给我带好吃的,他是面带笑容就像是睡着的人躺在那里一样,那时候妈妈正怀着弟弟。我只记得妈妈哭的很伤心,可能在众多孩子中,妈妈是最会为外公分忧的那个了吧,因为妈妈特别优秀,家里上学成绩是最好的,也是最能吃苦的,在外公最困难的时候,毅然放弃了上初中的资格,争气的出来当儿子用,为外公挣工分,听妈妈说,她也是家里最晚出嫁的,尽管下面还有我小姨……扯远了,看到妈妈那么伤心我不能理解,我只知道今天见完外公最后一面,我再也见不到他了,以后就算去山上,也只能看到那一个土垛了,也没想过以后会少一个人疼我、不会有人来家里接我吃早饭了,所以也会哭,但是我记得那时候教会一奶奶说,外公是去天上了,你们应该替外公高兴,你看他走的多安详啊!所以内心还是很替外公高兴的,没觉得有什么太大的遗憾。

       每次晚上睡觉前祷告深入的时候,会流泪为大姑姑祷告,因为大姑姑神智不清已经有3 4年了,除了去年放假短后又因为疫情没去看大姑姑,之前每年回家会要求爸爸带我去看一看她。真的希望求神再给她一次机会,让她清醒过来重新选择一次。大姑姑对所有人的关系当中,没有一个人说她的不好,大家都说她很好,无可挑剔,我相信神也是爱她的,所以会求神的爱也可以临到大姑姑一家,小时候,喜欢在爸爸这边的亲戚家中留宿的只有大姑姑,尽管跟哥哥姐姐们的关系都不是所有哥哥姐姐关系中最好的,说不上来,但是就喜欢跟大姑姑待着。因为姑姑家有好多好吃的,大姑姑家有好多牛,大姑姑家楼顶的风景很美,大姑姑家后面那座山很好玩儿,姑姑炒的菜也很好吃,大姑姑会很耐心的给我介绍我的生活中不常有的生活场景,姑姑知道我要上大学了还把大姑父妹妹儿子的课外读物拿给我看,那是我读的第一本课外读物《丑陋的中国人》……总之很真切的被大姑姑爱到了。上大学的时候听过大姑姑夸过说哥哥是观音认的干儿子,我只是觉得很虚无缥缈,虽然二姑姑的女儿也有干爸爸,人家好歹会给姐姐的学业上带来帮助啊,哥哥认的这个,啥都没有,当时只有这一个感受,可能没有更深的了解大姑姑内心真正的孤独吧,因为可能她一有什么事情就会往寺庙里跑,记得大姑姑家的房子还是爸爸盖的,刚刚盖好那会儿,大姑姑还没有那么入迷,家里仅仅是贴的几副字画,随着入迷的程度家里越来越让人害怕,有牌位、佛像,楼顶还有每天还供着吃的,因为从记事起家里信主,一看到这些东西会让我觉得害怕,后面也因为长大离家越来越远,渐渐的我也就不常在大姑姑家里留宿不会有小时候的那些时光了,回家的时间也渐渐越短,开始会发现大姑姑开始发出奇怪的声音,就像是有另外一个灵,附在她身上,但是那个时候只是感觉到不对劲,因为自己对信仰的认识也不多,也没想着为这件事情祷告,反而爸爸妈妈每次都会劝大姑姑来跟我们一同信主,但是她马上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开始说信主不好,顺便把我家的情况结合起来说我家信主都信成这样了怎么的,就一直拒绝,再到后面大姑姑可能更严重了,我记得爸爸有把她接到我们家,带她来教会,但是她的声音大到干扰正常秩序,后面三姑姑也尝试过把她接到家里,带她去教会,还是不行,等于是爸爸、三姑姑都放弃了的状态,后面大姑姑可能回到自己家里,到后面的生活不能自理……在我在北京的教会成长的这些年里,我每次去看大姑姑只是想提醒自己不要忘记曾经有这么好的一个姑姑爱着我,而我却不能为她做什么,一开始前面2次去看她,她会笑着流泪像个小孩儿,内心会更希望上帝再给她一次机会,会为她祷告,记得之前有次去看她能感受到上帝的公义会让我很战栗,所以一到为还没有信主的亲人祷告的时候就会记住大姑姑,现在她就这样走了,我一边后悔我们不够努力、承认自己做的不够好,一边我不确定她是不是被上帝爱的,一想到地狱是那样的恐怖,我跟她将在永恒里分离,我就很难过;

       昨天我开始怀疑上帝的爱是不是真实的,为什么没有像爱我一样去爱我的姑姑?那么好的一个人,就因为先入为主的错误信仰她就应该付上如此沉重的代价吗?我站在自己的角度就没想明白过,我也怀疑到求助,得到的回应是,人纵然有选择的权力,但是神也有自己的主权,面对自己的被爱应该是更多的感恩……我已经无心顾及同伴的安慰了,内心仍然对所信的有疑惑。

       今天下班回来的路上,我决定以灰色头像一个月来记住大姑姑,记住以下这些思考。今天我想的却是另外一些问题:如何让自己最亲近的人认识我的信仰有多美,突然想到还有那么多没有信主的亲戚朋友,他们都还健在,我仍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去做?突然发现仅仅是因为爸爸妈妈的关系让我跟亲戚联系在了一起,但是拿掉这个纽带我们很陌生一点儿也不熟悉,然后就想到我竟然可以通宵追剧、之前愿意花时间跟朋友闲聊,或者碍于面子跟不熟悉的人浪费时间……我为什么可以浪费这多时间在这些没用的事情上而不去建立真正的关系?至少可以确认自己并没有充分利用时间的智慧。我又当如何活着去爱,如何才能影响到身边的人?

       家人是因为亲情的关系把我们联系在了一起,但是拿掉亲情,我对他们的其他方面就无从得知了;同事是因为工作关系把我们联系在一起,我们待在一起的时间都比家人、亲人、朋友的时间多,可能我们之间工作配合甚是默契,但是除了工作外,我对同事也很陌生;更有甚者,那些曾经亲密无间的两个人,会因为爱情走在一起,因为认清对方要求分开……甚至是教会的朋友,因为信仰我们认识建立关系,但是对于彼此间的工作、生活了解也是很少的!这涉及到的问题是,生命注定有限,我们注定在特定关系中会与他人有交集,学习在有限的生命、在特定的关系中,用有限的自己活出神的爱就显得很重要,一边要努力学习这份永恒的爱,一边要实践这份爱,然而,这份爱的能力的来源,靠的是不断向神(上)的认(攫)识(取),才有的向人横向的影响吧!那我应当如何在有限的生命中、有限的认知中去认识到这个无限呢?


本博客所有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作者:小星星复制或转载请以超链接形式注明转自 小星星开心屋
原文地址《It‘s a big problem about my life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路人甲
对于神爱世人,想到汤姆·华森在《系统神学》写的:
神说祂愿意万人得救,但却有些人灭亡了,这怎么说与神的真理没有违背呢(提后二4)?
  奥古斯丁解释说:不是每一个个人,而是每一个种族都有一些人会得救。就像在方舟上,神拯救所有的活物;不是每一只鸟或每一条鱼都得救,因为有许多在洪水中灭亡了;但是,所有不同种类的都有一些得救了;所以,祂愿意万人得救,意思就是每一个种族都有人得救。
圣经说:基督为众人死了。"……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一29)!有些人是神忿怒的器皿,难道这与神的真理没有违背么(罗九22)?
  (1)我们必须界定"世人"这个词。"世人"可以有两种解释:一是指所有被拣选的人;或是比较宽大的解释:包括被拣选和被遗弃的人。但是,"基督除去世人的罪孽"是指所有被拣选的人。
  (2)我们也必须界定基督为世人受死这件事。基督的死,足以拯救所有的人,但并不是定意拯救所有的人。基督宝血的价值是一回事,它的效益是另一回事。基督的宝血有足以拯救所有世人的价值,但它的效益仅运用在那些信靠的人。基督的宝血对所有的人都是有价值的,但不都是有效益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得救,因为有一些人离弃救恩,就像徒十三46,或践踏基督的宝血,把它当作平常(来十29)。
小星星本人 2年前 (2020-08-17) 回复